◈ 冬木決絕小說第4章  

冬木決絕小說第5章  

只有需要錢的時候,他才會給我發消息。
而我卻一直以為是他功課繁忙。
一晃數年,直到我生了重病,等到的卻是他一臉憤怒對我的痛斥。
我這才後知後覺,原來他對我的恨,從高二結束那個暑假,就已經深深紮根。
我到死都想不明白,何以我當年一心為他,卻招來他如此透骨的仇恨。
畢竟他也從中止早戀中獲益,有了一個光明的前途。
既然他無視我的付出,那我又何必白做一世好人。
讀書的甜頭,也該我嘗一嘗了。
直到我回鄉把地里所有莊稼收完後換成錢,把其中一半五百塊交到徐光手裡,讓他賺錢去,他才終於相信,我說的靠自己掙學費不是嚇唬他。
他捏着薄薄的五張票子,咳嗽了兩聲:姐姐,我好像有些感冒。
他從小身體不好,稍微有點風吹草動就要發燒。
無數個漆黑的夜裡,我脖子上掛着半筐作為診金的馬鈴薯,背上背着他,往來於四面透風的家和村頭的衛生所。
我要敲上十幾分鐘,才能把熟睡的醫生吵醒,看着醫生的臉色,求他救救我弟弟。
只是打針就還好。
如果醫生要給徐光輸液,帶來的馬鈴薯一定不夠付診金,我就主動去掃地、抹灰,把衛生所打掃乾淨,試圖讓醫生寬延幾天,等我賣了馬鈴薯,把不夠的錢補上。
我擔心他身體不好,種地都是我自己。
一年吃不了幾回的肉,我也一定是全部夾給他。
我只比徐光大兩歲,卻像一個溺愛孩子的媽媽一樣,捨不得他受一點點苦。
我一直擔心他容易生病。
可事實證明,上一世他活得比我久。
……此時他確實嘴唇有些發白,精神也不太好。
放在過去,我會立刻讓他去躺着休息,接下來至少三天不能不讓他受任何累。
可現在,我只淡淡說:感冒而已,又不是多大的病。
花十塊錢買葯吃一吃就好了。
他從來沒有受我這樣的慢待,竟然惱羞成怒:你不過就是考上了一中,還是倒數第二,就開始擺譜,你真以為你是山卡卡飛出的金鳳凰?
他翻臉翻得如此之快,讓我震驚之餘,又覺得很合理。
上一世我事事為他操心,一絲一線都買來給他,讓他覺得一切都是理所當然。
中間又為了賺錢供他讀書,長久兩地相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