◈ 第9章

第10章

因為路途遙遠,所以王爺進京再返程一共花了半個月的時間,然而,他一回來便一頭扎進書房裡了。

夜深後,幾個黑衣人一起進入書房,緊接着,書房門便被關死了。

「屬下參見王爺!」黑衣人跪在地上,齊聲喊道。

陸嶼澤喝了一口濃茶,才對着下面的人說道:「外面形勢怎麼樣?」

「夜北王后邊的跟了不少人,估計是皇上對他有疑心了。」

陸嶼澤:「本王后面有嗎?」

「沒有,估計是之前那幾個細作一直在給京中送消息,所以皇上覺得夠用了。」

陸嶼澤聞言忍不住勾起了嘴角:「再給那幾個細作點甜頭,把關於本王那些不好的傳聞都傳過去。」

總護衛:「王爺,那您也不能老霍霍自己的名聲啊?這以後誰還敢嫁您啊?」

陸嶼澤:「無妨,這樣正好皇上也就不惦記給本王賜婚了,省得娶一個討人厭的,天天煩着本王。」

總護衛:「王爺總要有一個嫡子的。」

陸嶼澤一臉不耐煩地說道:「過幾年再說,現在皇兄根基不穩,本王也不宜現在就有嫡子。」

總護衛還想提醒王爺一句,結果被王爺一個冷眼給瞪了回去。

陸嶼澤:「除此之外,封地上的地方官吏,有貪污腐敗的,搜刮百姓的,也要第一時間給本王彙報。本王的封地,不允許有這種貪官污吏。」

「嗻!」

陸嶼澤:「退下吧!」

「嗻!」

之後的幾天,王爺一直在書房看這幾天攢的公文,這在外人看來,王爺已經忘了那個被抬出殿的妾室了。

小葉子日日盯着後廚門口,好像在等什麼人似的。

當她回頭看到凝嫣又在研究菜譜時,她忍不住把抹布摔到了她的跟前。

凝嫣下意識地抖了一下:「呦,葉兒怎麼了這是?」

小葉子白了她一眼,然後掐着腰瞪着她說:「你個沒心肝的,你不知道王爺回來了嗎?」

凝嫣聞言臉色瞬間沉下來了:「回來就回來唄!」

小葉子:「那你還不趕緊跑他跟前晃晃,你再不去他就真把你忘得一乾二淨了。」

凝嫣神色暗淡地看了她一眼:「忘忘唄,我本來就不想做他的妾室。」

小葉子怒其不爭地說道:「你傻啊?丫鬟能上位做妾室,那可是全王府丫鬟最夢寐以求的事兒。」

凝嫣把菜譜放到一邊,然後看着她認真地說:「王爺能納妾,他就能娶正王妃,王妃一進門,第一個遭殃的就是妾室。自古妾室都沒幾個有善終的,即便生個孩子也是庶子,身份低人一等不說,還天天遭人算計。你說,做人家的妾有什麼好?」

小葉子被她說得啞口無言,片刻後,她才撓撓頭說:「哎呀,你不喜歡做便不做吧!我不是想着那樣你能吃好穿好嗎?」

凝嫣:「我不在乎吃好穿好,我只想自由自在的。」

小葉子:「做奴婢也不自在啊?」

凝嫣瞥了她一眼:「那最起碼不用擔心被人算計吧!」

小葉子:「這倒是!」

凝嫣:「擁有的越多,失去的就越多,所以就現在這樣挺好。」

小葉子:「那萬一王爺又想起你來了呢?」

凝嫣聞言微微皺了一下眉頭:「給我閉上你的烏鴉嘴。」小葉子聞言趕忙捂住了嘴巴。

這天,紅玉給戚夫人送來了一盤子鮮荔枝。

「夫人,這是王爺特地讓奴婢給您送來的。」

戚夫人一臉得意地說:「替我謝過王爺。」說著她便拿起一顆荔枝剝起來了。

「你看這荔枝的水靈勁兒,一看就是新下來的。」

紅玉趕忙伸手接過戚夫人剝剩的殼,然後一臉諂媚地說道:「王爺有任何好東西,都會第一時間給夫人,可見夫人在王爺心裏的位置。」

戚夫人眉眼含笑地看了她一眼:「那是自然,王爺是吃我的奶長大的,也是我一手帶大的,我在王爺心裏的份量,自然是不一樣的。」

紅玉:「可不想某些人,每天巴巴的瞅着,還指望着王爺能想起她來,也不看看自己是個什麼東西。」

戚夫人勾起嘴角壞笑道:「等再過些日子,你就把她打發走,省得夜長夢多。」

紅玉:「奴婢知道了。」

王爺忙了好幾天,總算是把攢了半個月的奏摺看完了。

他吃完晚飯後,便起身出去了,紅玉以為王爺去戚夫人那裡,王爺不說她也只能在後面跟着。

直到王爺走向了偏殿,她才意識到王爺是去找誰了。

反應過來後,她心裏頓時開始慌了,那個女人已經被她擠兌回去了,這王爺若是知道了,她的小命可就不保了。

「王爺……啟稟王爺,凝嫣姑娘頭兩天搬回後廚了。」

陸嶼澤聞言臉色瞬間沉下來了:「搬去後廚了?」

紅玉神色慌張地說道:「那個凝嫣姑娘說想念後廚的丫鬟,所以就想先暫時回去玩幾天。」

陸嶼澤黑着臉看了一眼紅玉,然後冷聲說道:「你現在找人把她給我接回來,然後你……再去領三十個板子。」

他自小在宮裡長大,奴才們欺負新主子的事,他也沒少見。

倘若凝嫣待得自在,也不會自請去後廚當廚子,肯定是她們這些奴才給她下馬威了。

紅玉聞言趕忙跪在地上:「王爺恕罪,王爺恕罪。」

陸嶼澤:「以後我的人,你給我仔細着點兒,別讓我聽見有任何讓她受委屈的事,否則你就滾去柴房燒火。」

紅玉聞言嚇得一邊磕頭一邊求饒道:「王爺恕罪,王爺恕罪,奴婢知錯了。」

陸嶼澤:「滾!」

紅玉聞言瞬間噤聲了,片刻後,她才起身退下了。

不一會兒,她便戰戰兢兢地來到後廚了,在看到凝嫣後,她直接撲通一聲跪在了她的跟前。

「凝嫣姑娘,王爺在偏殿等着你呢,你趕緊跟奴婢回去吧!」

凝嫣一時之間有些沒反應過來,還是小葉子聽明白,她激動地拍了拍凝嫣:「凝嫣 你看,我就說王爺肯定會想起你來的。」

凝嫣這才反應過來了,她看向紅玉:「紅玉姑娘先回去吧,今日太晚了,而且我這一身灰頭土臉的,也不適合面見王爺。你回去告訴王爺,我明天晚上再搬回去。」

紅玉焦急地看着她:「姑娘可別說笑了,王爺說什麼時候見你,您就得什麼時候候着。」

小葉子:「沒關係,我這就給打水燒水,有半個時辰,就能收拾好了。」

紅玉:「那好,我一會兒就讓嬤嬤來送衣服,還望姑娘快一些,別到時候讓王爺等着急了。」說完她便起身走了。

凝嫣神色複雜地坐在凳子上,她原本以為那個男人真的忘了她了,沒想到她還是逃脫不了做妾的命運。

小葉子興奮地囑咐她脫衣服,然後她便飛奔去廚房燒熱水了。

不一會兒,兩個嬤嬤也來了,這一下屋裡可忙活起來了。

凝嫣剛泡了一會兒,嬤嬤便把她撈起來,開始搓澡了。

這一次又是翻來覆去的搓了三遍,小葉子也是第一次見這個陣仗,這可是把她稀罕壞了。

臨走前,小葉子又哭了,李大娘也過來了。凝嫣跟李大娘鞠了一躬,然後摸了摸小葉子的頭。

「我還會回來看你們的。」凝嫣紅着眼睛說道。小葉哽咽道:「你一定要說話算話,不能自己飛黃騰達了,就不理人了。」

凝嫣吸了吸鼻子:「放心,我做鬼都不會忘了你的。」小葉子聞言突然破涕而笑了:「你又開始逗我了。」

凝嫣跟着她笑了一下,然後又摸了摸她的手,這才跟着嬤嬤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