◈ 第9章

第10章

洛顏被他們吵的耳朵疼,透明的精神力觸角暴漲,目標明確的把百河身邊的貌美女孩卷了過來,一把骨刀抵在她臉上。

月尖叫了一聲,洛顏又戳過去了些,聲音慵懶:「如果想毀容就繼續叫。」

這一切發生的太快,沒人反應過來,月就到了對面,臉上還戳着一把骨刀。

大黑狼跳出來怒吼一聲,洛顏直接划了一道:「再吼一下。」

殷紅的血滴順着白皙的臉流下,百河身旁的一個女人眼神哀求:「別!」

「看來部落第一美人的臉還是挺受人喜歡的,如果我劃爛的話,不知道還有多少人喜歡。」洛顏唇角微揚,露出一抹帶着邪氣的笑容。

百河額角青筋暴起,咬牙切齒的瞪着她:「我放你們走,把月放下。」

「族長,你是不是腦子進水了?我們要走,你能攔下?把白羽交出來,天要黑了,我不說第二遍。」

百河緊抿着唇,不知在想些什麼。

臉上一疼,月小聲驚呼,眼淚嘩啦啦的流:「阿父!一個快死的人,就給她吧!」

百河依然沉默,洛顏慢悠悠的說:「我舉的手累了,這拖的越久,手裡的分寸就越把握不好,族長可要快點想。」

大黑狼急的變成了人形:「族長!」

百河眼神晦暗不明的看向云:「你們以前是百獸部落的人,現在真要跟邪靈在一起?」

雲一點也沒動搖:「在我們因為兩個土蛋被驅逐的時候,是你們口中的邪靈救了我們,還治好了我的眼睛。你們說她是邪靈,我倒是覺得落更像是神使。」

這時眾人才發現她的眼睛是好的,震驚的睜大眼。

連祭司都沒辦法,邪靈居然治好了雲的眼睛?!

百河冷淡的開口:「這只是邪靈引誘人的手段!」

話音剛落,月的臉上一下出現了一道血痕,人大叫了一聲。

洛顏一臉無辜,「哎呀,不好意思,手滑了。你們繼續聊,下次滑到哪裡我就不知道咯。」

骨刀往月的脖子移去,大黑狼連忙喊:「族長,把白羽給她們吧!」

還有不少月的追求者附和,實在不忍心看着那麼漂亮的臉蛋被再劃一道。

「奇,把白羽帶過來。」百河這句話幾乎是從牙縫裡擠出來的。

「等會。」看他們妥協,洛顏微微一笑,「你們帶路就行,他應該受傷了吧?萬一你們趁機把他傷的更重怎麼辦?」

確實有這個想法的奇垂下眼,手攥緊了些。

到祭司的屋子外,洛顏讓雲和夕先進去,她們進去後,確定看見了白羽,她才把月推到人群里。

抓人只是懶得跟他們磨嘴皮子而已,如果百河夠聰明,就不會對他們動手。

夕蹲在地上眼眶微紅,根本不知道怎麼下手把哥哥扶起來,雲也束手無策。

祭司躲在角落裡不敢開口,洛顏進來,從智腦空間里拿出一管治療藥劑,打開塞子,抬起白羽的下巴,擠開他的嘴全倒了進去。

小傷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好了起來,藥效比用在洛顏身上好得多,只是胸口旁的傷看上去還是很嚴重。

洛顏又餵了他一管藥劑,看着差不多了才把人扶起。「保護好自己,走了。」

「好。」

雲唯一能做的就是保護好夕,再跟上洛顏的腳步。

一出門,看見石頭屋外進入防備狀態的幾十個獸人時,洛顏側頭悠悠的對肩上的男人說:「這次可是你欠我一條命。」

百河高聲說:「他們已經被邪靈引誘,殺了他們!」

「殺!」

即使有人遲疑,現在這情況也不容他們多說。

大黑狼首先撲了過來,森白的獸牙照着洛顏的脖子去的。

還沒到跟前,一根精神力觸角一下把大黑狼抽的老遠,半天沒爬起來。

部落第一勇士就這麼倒下,這一手震住了在場所有人,包括雲和夕。

好可怕的實力!

火焰襲來,洛顏冷笑一聲,把那個用異能的大老虎抽到了想爬起的大黑狼身上。「繼續。」

一時間沒人敢上,百河縱使心裏再不甘,也只能讓出一條路來。

一群人盯着他們走到大門,百河忽然化身成一隻大花豹朝雲撲去。

雲躲閃不及,只能護住背上的夕。

然而,疼痛沒有降臨,那個彷彿沒人能擊敗的花豹停在了半空,透明的觸角穿過了他的腹部,血流一地。

甩開花豹,洛顏的臉色有點蒼白,沉聲說:「走。」

雲很快回過神來,把那些昔日同族的驚呼和哭喊遠遠的拋在身後。

找到長角鹿,洛顏控制不住的吐出一大口血來,連帶着白羽一塊倒在地上。

昏迷之前還看見緊張的朝她跑來的雲和夕……

似幻似夢的場景在腦海中不斷閃現,陽光退卻,血色與黑夜交織。

淡淡的雪松香縈繞在周圍,有一隻溫暖的手落在額頭,過了一會又抽離。

迷迷糊糊睡了很久,有意識後,洛顏只覺腦子跟針扎似的疼,這是精神力消耗過度的表現。

外人看她很輕易就擺平了那些人,可只有她自己知道耗費了多少精神力。

身上暖呼呼的,尤其是肚子……

洛顏睜眼看去,一隻毛糰子蜷縮在身上,而她睡在白色的大翅膀下。

看她醒來,坐在火堆旁的雲開心的笑了:「落,你醒啦?餓了沒?我烤了肉,你嘗嘗。」

「有點。」洛顏似是察覺到了什麼,一轉頭,恰好對上近在咫尺的一雙琥珀色獸瞳。

雲看她表情不太對,解釋說:「這是白羽的獸形,我們怕你冷才讓他變成獸形。本來是我要抱着你的,只是……」

說到這,雲委婉的看向她的手。

洛顏手裡還拽着翅膀尖,她後知後覺的鬆開手,若無其事的抱着毛糰子走開:「你們吃過沒?」

「還沒吃,白羽說你快醒了。」

「嗯。」洛顏看了眼那邊擺着還新鮮的獸屍,「還是煮肉湯喝吧。」

把鍋、帳篷、獸皮什麼的都拿出來,洛顏瞧着趴在不遠處長了一對白翅膀的大白狐狸,不經意往他身後一瞥,一下停住:「你有三條尾巴?」

琥珀色的大眼睛看向她,白羽淡淡的嗯了一聲,還輕輕甩動了一下,那三條毛髮蓬鬆一看就很好摸的尾巴。

按捺住想揪尾巴的衝動,洛顏移開視線,丟了一件獸皮衣給他,這是雲特意給他做的:「穿好過來幫我搭帳篷。」

「……好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