◈ 我在繁華都市裡穿草鞋第4章 一定要救他在線免費閱讀

我在繁華都市裡穿草鞋第5章 戀人的信物在線免費閱讀

明都大酒店經過一個多月的硬件裝修和軟件整頓終於重新開業了。羅湘雯仍然在客房部工作,不過她的同事大都變成了外聘來的年輕人。

這天傍晚,羅湘雯下班回家,途經一座天橋下時,看見一伙人正在罵罵咧咧打一個蓬頭垢面的男人。

一個二十五六歲的男子,一手拿着根牙籤剔牙,一手摟着個姑娘,靠在一輛豪華的轎車旁得意洋洋的看着熱鬧。

幾個乞丐模樣的人縮在橋洞下,遠遠望着,還有一群路人遙遙地駐足觀望。

沒有人上去制止打人的暴行。

老城區本就魚龍混雜,一些失意落魄的人、懶墮潦倒的人,都混跡於此。有的租住在便宜的出租屋裡,有的只要凍不死乾脆夜宿街頭。有的等天亮了再去招工的市場上碰碰運氣,有的徹底放任自己墮落下去,伸手乞討為生。

此時春天已來臨,路邊偶爾看到一簇簇小花,可夜裡的天氣不會給誰留情面,無家可歸的人還是要躲在橋洞里避風寒。

羅湘雯以前經過,一看到這些人,有點同情,又有點恨。

哀其不幸,怒其不爭!

有人打架倒是第一次看到。

明知道好奇心害死貓!可控制不住蠢蠢欲動的腳!

羅湘雯擠進人群,向身旁的一位大姐詢問發生了什麼事。

大姐也是個愛說話的,壓低聲音把事情因何而起講了一個清楚。

「這叫花子是自己找打的!剛才我從這經過,這裡還太太平平的。有個小叫花朝我要錢,我還掏了點零錢給他。他還沒拿穩我的錢,就看見蔣金石一伙人開着車從這經過。你知道蔣金石是誰嗎?那個站在車旁的就是。他是咱們雲港市最有名的花花二少之一,是蔣百億的兒子!」

「誰的兒子?」羅湘雯一時沒聽明白。

「就是那個姓蔣的百億富豪啊!」

「哦。」羅湘雯明白了。

她知道雲港市有四個大富豪,資產評估都超過百億,分別姓唐、杜、蔣、沈。老百姓提到他們只叫什麼百億,至於他們叫什麼名字,沒人知道了。

收購了站前賓館的明都集團董事長就是沈百億。

「剛才說到哪了?」大姐還挺愛說話,繼續講下去,「對了,那小乞丐一看到他們的車過來,我的錢都不要了,跑過去攔車要錢。這真是要錢不要命,幸好車開得慢。蔣金石就是有錢,一揚手扔出一沓錢。哎喲,都是嶄新的百元大鈔,撒了一地,叫花子們見了全都衝過去搶。蔣金石見狀在車裡哈哈大笑起來。笑着笑着,他突然不笑了,原來他看見橋洞底下還坐着一個叫花子,他竟然沒過來搶錢。蔣金石也不知道怎麼想的,叫人把車退回來停在那個呆坐不動的人面前。蔣金石又拿出一百塊錢,團了一個蛋兒,揚手扔在那個人臉上。」

「拿着,少爺賞你的!」

「你猜接下來怎麼樣?萬萬沒想到的,那個叫花子竟然撿起那個團成蛋兒的錢,打還到蔣金石的臉上,還大聲罵了他!」

「滾!我最恨最恨你們這種人!」

「這下可壞了!你想蔣金石能受這氣嗎?恐怕自從他出娘胎也沒人敢動過他一根汗毛,這叫花子竟敢打他,決不可能放過他啊!都沒用他發話,跟着他的那伙人就都下了車,把叫花子從橋洞里拽了出來,圍住了噼里啪啦就打了起來。」

羅湘雯一邊聽大姐的講述,一邊關注着事態發展。

她早已在打人者中看到了他的堂弟羅宇。這個孩子小小年紀也不學無術了。

大姐講完了,羅湘雯也義憤填膺了。

心中有一種力量,驅使她必須挺身而出,幫助這個人。

雖然她一向討厭乞丐,但是她覺得這個乞丐與眾不同。

羅湘雯拿定主意,又犯難,怎麼才能幫他啊?

自己無錢、無勢、又無力,樣樣不行,有時候想幫別人真是個笑話!

好像有點人脈在那,可是……先不說羅宇能不能在蔣金石那兒說上話,羅宇自己都不可能給自己這個面子。

在他心裏我是誰?堂姐?屁也不是一個!

別自取其辱了!

咋辦?湘雯心裏也忐忑,手心冒汗。

羅湘雯猶豫的功夫,那個人已經趴在地上不動了,滿臉的血,可他們還在亂踢亂踹他。

在這樣下去,他一定會被活活打死。

不行,我必須要救他!

乾脆報警!

馬上拿出手機撥號過去:「喂,我要報警……」

手腕突然被人抓住了,手機被搶了過去。

一個聲音在她耳邊冷冷道:「你想幹嘛?」

羅湘雯看過去,正是蔣金石。

說實話被一個男人惡狠狠地盯着,心裏不怕怕不可能,可是已經這樣了。羅湘雯心一橫,反而冷靜下來,爽快地說:「我要報警。」

蔣金石萬萬沒想到她會如此直白鎮定,愣了一下,而後哈哈大笑起來:「你們聽見了嗎,她說她要報警?羅宇,你帶他去找你爸吧!」

那伙人聽了蔣金石的話,人都不打了,都望着羅湘雯笑。

羅宇也在笑,只是笑的不太自然。

「你知道他們為什麼笑嗎?」這時蔣金石問。

「因為他們無知,打死人是要償命的。」羅湘雯毫不氣餒。

「他們是笑你無知!」蔣金石大言不慚地說,「你想報警叫警察來抓我嗎?你知道我是誰嗎?就算我把他打死了,警察來了也奈何不了我,你信不信?」

羅湘雯望着他,知道此刻不能嗆着他,便道:「這個我相信,雲港市誰不知道你,蔣大少爺財大勢大,但是,如果鬧出人命了,你也免不了有一些麻煩,畢竟人命關天!」

「你在威脅我?」蔣金石的說。

「不敢!我是在勸你,蔣大少爺是大人物,是做大事的,得饒人處且饒人吧,為了一個叫花子吃官司多划不來。」

蔣金石聽她的話軟中帶硬,細一想也有點道理,再說他也覺得打得差不多了,也不想真惹出人命來,便順水推舟:「好,既然你給這個叫花子求情,少爺我就賣給你這個人情。」轉頭對手下說,「你們就看在這位**的面子上,放了這個臭叫花子吧!」

「這下你滿意了?」他又轉頭皮笑肉不笑地問湘雯。

「謝謝你高抬貴手。」湘雯不卑不亢。

「請問小姐芳名?」蔣金石把手機還給湘雯,趁機抓住她的手。

「我叫羅湘雯。」她說著掙脫了被抓住的手。

反正自己不說,羅宇也會告訴他,不如就實話實說,看他能怎麼樣。

「羅湘雯!」蔣金石重複着,「好名字,我記住了!那麼,羅湘雯小姐,咱們後會有期!」

蔣金石邪氣地笑笑,招呼他的那伙人上了車揚長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