◈ 我在繁華都市裡穿草鞋第8章 她先打我的在線免費閱讀

我在繁華都市裡穿草鞋第9章 寄人籬下了在線免費閱讀

紅的地毯,白的牆,黃色的小床掛着粉色的帳子。窗前還掛着漂亮的風鈴,風一吹叮叮噹噹地響。

地上隨處散放着大大小小、各種各樣的布娃娃,有黑頭髮黑眼睛的,有黃頭髮藍眼睛的……

地中間還有一個又高又大的黑傢伙。油光鋥亮的黑傢伙上面掀起一個黑蓋,黑蓋的一側像是一個不規則的桌面,另一側是上下兩排排列整齊的小棍兒,上排是短的黑的,下排是長的白的。

這是什麼呀?

小湘雯好奇地走進房間,想要看個明白。

她來到那個黑傢伙面前,呵,它比自己還高呢!

湘雯興奮地翹起腳伸手去摸它,哎呀,它是多麼的光滑啊,從它身上隱隱約約還能看見自己的影子呢!

她慢慢轉到另一面,伸手去摸那兩排小棍兒。咦,真奇怪,手指下的小棍兒在微微顫動呢。

她用力一按,沒想到竟發出「砰」的一聲響。

湘雯嚇了一跳,忙縮回了手。

等了半天,見那黑傢伙再沒有發出什麼動靜,她忍不住又把手伸過去。

這時,她只用細細的手指按下一根小棍兒,只聽「噔」的一聲響。

她依次按下去,真奇怪啊, 那些小棍兒會發出高低不同、粗細不一的聲音。

她覺得好玩極了,便快活地從頭至尾一遍一遍地來回按着。

小湘雯正玩得高興,突然聽身後有人喊:「不許動我的鋼琴!快滾開!」

沒等她回頭看一看是誰在和自己說話,她已經被推倒在地上。

湘雯忙爬起來,看看是誰推倒了自己。她看見了一個比自己還大的洋娃娃,正掐着腰站在面前。

她奇怪洋娃娃怎麼還會說話,還會推人呢?再定睛一看,這哪裡是洋娃娃?這分明是一個長得像洋娃娃的小女孩。

她比湘雯高,比湘雯胖,紅撲撲的圓臉上一雙毛茸茸的大眼睛正瞪着自己。

她燙過的捲髮上扎着粉色的蝴蝶結,穿着一條鑲着花邊的紅色連衣裙,腳上穿着一雙紅皮鞋。

湘雯想起來見過這個姐姐,只是被她氣勢洶洶的樣子嚇得不敢說話。

「你怎麼敢進我的房間?還敢動我的鋼琴?」羅寧用她那白胖胖的小手指着湘雯怒氣沖沖地問。

湘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,只提心弔膽地看着她。她那麼凶,湘雯怕她動手打自己。

湘雯在心中衡量了一下,如果真的動手,自己打不過她。

「你是啞巴嗎?為什麼不回答我的話?」羅寧上前一步,她的手已經指到湘雯的鼻子尖上了。

雖然很害怕,被罵「啞巴」湘雯還是很生氣了,突然來了勇氣,她揮手打開羅寧指在自己鼻子尖上的手,大聲說:「我不是啞巴,你才是啞巴呢!」

「啊啊!」羅寧高聲尖叫起來,「你敢罵我是啞巴,我非揍扁你不可!」

她叫着,雙手在湘雯胸前用力一推,羅湘雯仰面朝天摔倒在地。

沒等她爬起來,羅寧已經撲過來,騎在她身上,兩隻胖胖的小手劈頭蓋臉地朝她打過來。

湘雯伸出小手護着臉,奮力抵擋着。因為她被壓在地上,自然吃了虧。

她想把羅寧從身上推下去,卻推不動。小手再怎麼護着臉,也着實挨了幾下,臉火辣辣的疼。

羅湘雯氣極了,一把抓住羅寧的一隻手,拽到嘴邊狠狠咬了一口。

羅寧「啊」的一聲嚎叫,從湘雯身上跳開,哇哇大哭起來。

湘雯爬起來,抹掉因為疼痛而情不自禁掉下來的眼淚,望着最終被自己打敗的敵人得意的笑了。

但她的得意沒能持續多久,羅寧的哭聲引來了其他房間里的大人們。

他們先是驚愕地望着她們,然後以大娘為首的大人們都圍着羅寧詢問發生了什麼事。

「她罵我,還咬我!」那個嚎啕的淚人惡人先告狀。

大人們聽了羅寧的話都用責備的目光望着湘雯,尤其是大娘的目光更是充滿了怨恨和厭惡。

湘雯怕他們把自己當壞孩子,忙分辯說:「是她先罵我的,是她先打我……」

她的話還沒有說完,已經一下子被奶奶拎起來,按在就近的一張椅子上狠狠地打屁股了。

「是她先打我的,是她先打我的……」湘雯踢着雙腿,一邊叫喊一邊委屈地哭起來。

但是,奶奶並沒有因為她叫委屈就饒了她。她聽見大伯來勸阻,奶奶邊打邊說:「不行,這孩子不打不老實。」

接着,她又聽見大娘氣呼呼地大聲說:「羅榮,你聽着,我可不想讓咱們家成殺豬場,以後亂七八糟的人,你少讓她們來!」

奶奶打她的手竟然頓住了。

自從那次以後,羅湘雯再也沒有去過大伯家。

今天媽媽竟然說讓她長住大伯家,她心裏一萬個不願意,但為了上學也只好硬着頭皮去了。

幾天以後,羅湘雯把媽媽、弟弟和妹妹三個人送上了火車,目送着火車開遠了,才隨着替她拎着行李的大伯出了站台。

坐進了的士里,她有些垂頭喪氣。

大伯坐在她身邊,用憐惜的目光看着他。

他在可憐我嗎?湘雯想,我討厭被人可憐,不想被人看成可憐蟲!

湘雯使勁扭開頭去,她不想那該死的眼角餘光看到大伯那憐惜的眼神。

她望着車窗外鱗次櫛比的高樓和熙來攘往的人群,突然覺得別人是有理由把自己看成可憐蟲的,因為連自己都覺得自己像天空中飛過的一隻掉隊的雁,繁華熱鬧是別人的,她有的只是孤獨和寂寞。

真的太幸運了,到大伯家的時候大娘和羅寧都不在,湘雯忙走進大伯指定的給自己住的房間,她把自己關在裏面。

這個房間很小,僅放了一張床、一把椅子、一個寫字檯和一個矮櫃。

這一定是大伯家最艱苦樸素的地方了,湘雯想,讓我住在這裡正合適,它與我這一身土裡土氣的打扮很相配嘛。

湘雯把衣物放進櫃里,書包放在桌上,又在巴掌大的地上轉了一圈後,便坐在床沿上獃獃出神。

我真的希望時間就此停住了,她永遠一個人傻傻地坐着也好。

她真的很怕去面對自己不喜歡,也不喜歡自己的人。

自從那次她和羅寧打過架後,她們有一年多沒見面。

她們再見面是在羅湘雯七歲那年。

那一年的秋天,湘雯和羅寧同時上學,她們在一個學校,不在一個班級。

上學的第二天,她們就在操場上相遇了。湘雯正準備過去和她打招呼,卻見羅寧狠狠瞪了她一眼,而後揚長而去。

湘雯這才意識到羅寧還在記恨那次打架,既然這樣,湘雯也不得不想起來。

於是,她們這對堂姐妹,即使在操場上擦肩而過,也互相不理睬。

可是,從現在開始,她們將在一個屋檐下生活,她們還能夠互不理睬嗎?